初 心 ——記已故軍隊離休干部楊樹華

初 心 ——記已故軍隊離休干部楊樹華

手機響了,我看了看,顯示的聯系人是“老爺子”(這是我們六盤水市軍休中心對楊樹華老人習慣的尊稱),一個多月前,老人已經去世了,肯定是江阿姨打來的?!敖⒁?,您好!”“小徐,你好,我要替老楊交點黨費,怎么交?你幫我辦理一下?!薄敖⒁?,前幾天楊哥(楊樹華的兒子)來的時候,把老爺子留在這沒領走的春節慰問金1000元已經作為黨費交了啊?!薄芭?,小徐,不是那個。今年是建黨100周年,老楊還在的時候說過要給黨表示祝福,我準備了10萬元黨費,你幫我交了?!薄班?...江阿姨,您,您是說要再交一筆10萬元的黨費?”“是的,小徐,老楊和我都是幾十年黨齡的老黨員了,我們都是黨培養成長的,我們要感謝共產黨,沒有共產黨,就沒有楊樹華,沒有楊樹華,就沒有我們這一家......”

1928年1月,楊樹華出生在黑龍江省海倫縣,父親在他很小的時候就去世了,5歲時,母親帶著弟弟改嫁了,把楊樹華送到了叔父楊兆國家里,家里有祖母、嬸母、5個弟弟妹妹,一共9口人,很窮,吃不飽、穿不暖,平均每年要借四、五斗米,才不至于餓死。年少的楊樹華早早就挑起了生活的重擔,7歲時就給村里的地主林家放馬、喂豬,11歲開始下地干農活,13歲到了林家做長工,過得很苦,每天干不完的活,這樣的日子一直熬到海倫解放。1945年底,海倫解放了,叔父楊兆國讀過一點私塾,到區政府做了文書,楊樹華也結束了長工的苦日子,參加了民兵,土地改革時,他們家分得了一匹馬、三間房、八坰地,檔案里是這樣記載的“現在生活很好,夠吃夠穿?!?/p>

1946年6月,在顛沛流離的戰亂和饑寒交迫中長大的楊樹華積極響應黨的號召,報名參了軍,加入了區中隊,后編入東北新兵某團一營,1947年12月分到了東北某部,當了一名通訊員。楊樹華所在的部隊,是四野里有名的主力師、王牌師,號稱“攻堅老虎師”。隊伍里很多山東老兵,拿手本事是包炸藥、捆炸藥、安爆破筒。全師上下,從機關到連隊,從軍事干部到政工干部,從領導到炊事員,人人都會捆炸藥包,懂爆破。打巷戰也是強項,班排戰士分成火力、爆破等若干個小組,小組與小組之間相互掩護,互相配合,密切協同,打掉一個又一個火力點,攻占一條又一條街道。1948年11月,該部參加錦州攻堅戰,擔任戰役總預備隊,攻打范漢杰的"剿總"指揮所和兵團司令部,打完錦州后,部隊到遼西黑山整編。楊樹華在軍隊這個革命的大熔爐里接受錘煉、迅速成長起來,在黑山,20歲的楊樹華光榮的加入了中國共產黨。黑山整編完后,隊伍進了關,緊接著打天津,以傷亡幾十號人的代價消滅了敵人8000多人,得到了總部首長的嘉獎。

由于國民黨政府拒絕在“和平協定”上簽字,妄想憑借長江天塹作最后的垂死掙扎,毛主席、朱總司令發布了“打過長江去,解放全中國”的命令,楊樹華跟著部隊作為四野的先遣軍向南挺進,渡過長江,解放了鄂南、贛北廣大地區,為第四野戰軍主力南下開辟了前進道路。7月參加湘贛戰役。9月中旬繼續南進,翻越梅嶺關,進軍廣東。10月14日,會同兄弟部隊解放廣州,這個時候,楊樹華已經調到了師政治部任警通班班長,負責保衛首長及傳達命令、指示。11月中旬,楊樹華隨部隊奉命由廣州隱蔽西進,開始廣西追擊戰,12月下旬開赴雷州半島,參加解放海南島的作戰任務。1950年3月到5月,做為主要突擊力量,以木船為航渡工具,在友鄰部隊的配合下解放海南島。

作為一名通訊員,打仗時的主要任務是迅速、準確的傳達命令,并報告作戰情況。戰斗的激烈程度可能比不上一線沖鋒的戰士們,但任務卻是極其重要的,一道命令如果不能及時傳達,戰斗情況不及時反饋,是會影響整個戰斗甚至于一場戰役的勝負的。從白山黑水一路打到天涯海角,楊樹華獲得二等功一次,三等功二次,嘉獎無數,可江阿姨及孩子們都沒聽他講過立功的經歷、戰斗的故事。

楊樹華老人在世的時候,我唯一聽他說起過一次解放海南島的戰斗。還記得,2006年我剛到軍休中心工作的時候,老爺子來單位開具一個證明,需要查閱檔案,我翻開檔案,看見老爺子是四野的,我對四野一直很好奇,就和老爺子聊了起來,磨著老人給我講講當年戰斗的故事?!澳敬?,大多數是帆船,有幾十艘用汽車發動機改裝的帆船,還有的船上安了炮做成了土炮艇,我們吃過晚飯天黑了開始渡海,雖然經過了一段時間的訓練,可大多數戰士都是北方人,“旱鴨子”,不熟悉水性,有些渡海時就犧牲了,凌晨登陸的時候,有好多戰友犧牲了,敵人的機關槍噠噠的掃射啊......”老爺子講到這時,聲音有點哽咽,停住沒再講了,沉默了會后,老爺子岔開了話題,和我聊起了他的“大蘇”,他喂養的一條蘇格蘭牧羊犬。

老爺子去世后,我去看望江阿姨才明白,老爺子為什么不愿意去回憶,去講述當年的戰斗,江阿姨告訴我,老楊同村一塊參軍的有40來人,最后沒剩幾個人,很多是在解放海南島時犧牲的,這應該是老人心里永遠無法撫平的傷痛,在他的心里,功勞、勛章和犧牲的戰友比起來都是微不足道的。

1950年7月,楊樹華被派到某步兵學校學習,學業結束后擔任某部排長。由于軍事素質過硬,1955年9月調到海南軍區某部當教員。1957年又回到原參戰部隊任連長,直到1959年10月轉業。楊樹華選擇到當時條件還很艱苦的貴州工作,先后在商業、團委、公安等部門工作過,1983年,國家建立武裝警察部隊,楊樹華再次穿上了心愛的軍裝,任貴州省武警某隊參謀長。楊哥(楊樹華的兒子)曾和我談起過老爺子當年的一樁軼事,老爺子剛任參謀長不久,有一次去基層中隊檢查工作,了解到部隊在靶場訓練,老爺子也趕去了靶場。到了靶場,中隊長馬某正帶著戰士們在訓練,老爺子看了會,氣不打一處來,叫停了訓練,把中隊長喊到身邊,訓斥了幾句,指出訓練不對的地方。中隊長心里很不服氣,想著你這個從地方公安部門過來的參謀長,開過槍嗎?會打槍嗎?嘴里嘟囔了幾句。老爺子火了,說“步槍,臥姿,100米靶,你打3槍給我看看?!敝嘘犻L趴在地上,臥姿依托打了三槍,結果三槍都脫靶了,“這把槍有問題?!敝嘘犻L訕訕的說道。老爺子二話沒說,接過中隊長手中的槍,麻利地取下彈夾,上了三發子彈,安好彈夾,趴在地上,然后調了下標尺,瞄準...“砰、砰、砰”打了三槍,“報告,10環...10環...10環,三個10環?!边h處傳來報靶員的聲音。老爺子這一手可把所有人都給鎮住了,從那以后,沒有人對老爺子訓練、管理的那一套東西說個不字。在武警部隊里,楊樹華是出了名的鐵面執紀,帶頭令行禁止、率先垂范表率,為部隊培養了很多思想政治、軍事素質過硬的優秀人才,為六盤水武警部隊建設做出了積極貢獻。1985年6月,楊樹華光榮離休,安置到六盤水市軍隊離退休干部服務管理所休養。

2021年2月21日,楊樹華老人因病在貴陽逝世,享年93歲。留下遺囑:不發訃告、不搞遺體告別、不開追悼會,不葬墓穴,骨灰撒到海南島的大海里,他要和他的戰友們永遠在一起。

4月1日,六盤水市退役軍人事務局收到了這筆10萬元的黨費,并按照規定交到了大額黨費指定賬戶,完成了老人的遺愿。

從烽火連天的戰爭年代,一路走向人民幸福、國家富強的新時代,在建黨100周年之際,在生命最后的時刻,楊樹華用自己的行動,詮釋了什么是對黨“堅守初心、絕對忠誠”的共產黨員本色!



特黄特色免费视频在线